北京,你是我前世的情人,今世的愛人;與你邂逅,擦肩,是我低頭,回眸的情緣。
——題記
時光清淺,歲月嫣然。2018年12月17日晚,我因家中有事,乘坐海南航空HU7232航班前往北京,下榻在北京海淀區永定路一居民小區。
第二天,我睡意惺忪,便聽到了窗外的喧囂聲。走近窗戶輕輕掀開窗簾一角,不禁眼前一亮:藍天白云,干凈寬敞的柏油馬路,粗壯挺拔的白楊樹和散落在周圍的枯葉、雜草,川流不息的各種車輛,包括自行車、三輪車、電動車等。馬路旁的人行橫道上,一位頭戴棉帽的女交通協管踱來踱去,在執行公務;三三兩兩的學生們正急匆匆向學校趕去;還有散步的老人,跑步的年輕人和趕著送貨的生意人......此時的我意猶未盡,索性穿戴整齊,背上雙肩背包跨出旅店之門,一探外面的精彩世界。
迎面是小區存放自行車、摩托車、電動車的一個大車棚,不時有存、取車輛的人群進進出出。無論是小區還是馬路上,騎自行車出行的人頗多,居然看到了一位騎舊式老永久(自行車)的老人。人們的言談舉止告訴我,這里的人不太注重形式,而更注重綠色出行,注重實惠。再往前邁幾步,便看到了一個自行車修理攤,五六個男人女人圍在那里不怕天寒地凍,繪聲繪色地談天說地,打趣聊天。我被他們的熱情打動,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們,融入其中,聆聽他們的故事。修理自行車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個子高挑,不胖不瘦,頭戴棉帽,腳穿大頭棉皮鞋,胳膊上套著一雙沾滿了油漬的碎花布袖套,面相溫和健談,一看就是個熱心腸。看我看他看得仔細,他抬起頭,似乎想說點什么,話到嘴邊,卻見我口罩、圍巾捂得嚴實,則選擇了低頭沉默,繼續擺弄他的自行車。離他不遠處,放著一個鐵絲筐籃,里面裝有各種各樣修理自行車的工具,是專門為過路人免費提供的。凡是使用過他工具的人,最后都要無一例外地說上一句“謝謝您嘞”!此時的修車人,早已習以為常,顧不上抬頭,繼續忙著他手中的活兒。
北京比我的家鄉暖和,略帶寒風,站在永定路路口這種感覺格外明顯。路旁的白楊樹粗壯健碩,一個人的臂彎是環抱不過來的。整齊劃一的一棵棵白楊樹,像一位位歷史巨人,講述著北京的經年往事,滄桑巨變。北京為五朝古都(遼、金、元、明、清),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。仰望白楊樹,上面長滿了眼睛,輪廓如刀刻般深邃清晰。這一雙雙眼睛靜靜地盯著我看,如影隨形,仿佛在歡快地喃喃自語,“You’re welcome to BeiJing!”
站在永定路路口,我看到人們在紅綠燈下有規律地穿行,有腋下夾公文包的,有推自行車的,有拎菜的,有抱小孩的,也有像我這樣的外地人。每個人,都是一道獨特的風景。你站在橋上看風景時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;每個人,各有各的來處,各有各的歸途,相同的歲月,演繹著不同的人生。人生苦短,不過是一場春花秋月。帝王將相,庶民百姓,功過是非,彈指間,灰飛煙滅。去的去,來的來,日月穿梭,四季輪回,時間終不等人。唯有:該放下的放下,該舍得的舍得,把握現在,不負流年,活出精彩,才不枉此生。
站在永定路路口,公交車在我的眼前嗖嗖而過。乘客們自覺排隊上車,秩序井然。就在我決定去天安門廣場的時候,著實體驗了一把。我乘坐的是No.1紅色公交車,車廂很長,有三個門,一個女售票員,兩個男乘務管理員。上車后,有卡的打卡,沒卡的買票。售票員服務熱情、周到,接二連三地給乘客們解釋著這條線路上途經的地標性旅游景點,唯恐誰錯過了風景。兩個乘務管理員,前后門各一個,乘客下車的時候,他會禮貌地道一句,“您慢走,下次見!”并揮手致意。再看車上的乘客,坐有坐姿,站有站相,安靜充實,有看手機的,有聽評書的,有低頭沉思的。各個穿戴樸素,整潔,自然——牛仔褲、休閑褲、運動褲......再看腳,大多數人都是旅游鞋、休閑鞋、平底鞋,沒有看到高跟鞋。窗外掠過的是一幅幅別樣的風景:協警、交通協管員著裝整齊,表情嚴肅,認真履行著自己的職責。車站旁,上了年紀的舉著小旗的老年志愿者比比皆是,畫面溫馨和諧。
從永定路口東乘坐No.1公交車到天安門,大約40分鐘,單程票價2元,途經五棵松橋東、軍事博物館、復興門內等地。
天安門,坐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市的中心、故宮的南端,是明清兩代北京皇城的正門,始建于明朝永樂十五年(1417年),最初名為“承天門”,以示皇帝“承天啟運,受命于天”。清朝順治八年(1651年)更名為天安門。
百聞不如一見。來到天安門,我親眼目睹了往日在電影、電視上等媒體上才能看到的石獅子、華表、紅墻黛瓦、青石板路等,它們浸透著歷史,是歷史的見證者。
天安門廣場,位于北京市中心,地處北京市東城區東長安街,北起天安門,南至正陽門,東起國家博物館,西至人民大會堂,南北長880米,東西寬500米,面積44萬平方米,可容納100萬人舉行盛大集會,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廣場。除了國家博物館、人民大會堂以外,天安門廣場四周還有天安門城樓、故宮、毛主席紀念堂、人民英雄紀念碑、國家大劇院等宏偉建筑。
千年一夢是北京。在天安門廣場,攝影師為我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瞬間。
我在北京逗留的12月19日,“偉大的變革——慶祝改革開放40年的大型展覽”正在國家博物館舉行,觀者如潮。作為一名改革開放40年的親歷者,我已為改革開放40年征文報刊撰寫了三篇文章,此時的我很想一擁而入,一飽眼福,只是要急著趕當天的地鐵和飛機而遺憾離開。
我照片身后的建筑是人民英雄紀念碑和毛主席紀念堂。人民英雄紀念碑,由毛主席題字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”。人民英雄紀念碑是新中國成立后首個國家級公共藝術工程,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紀念碑,匯聚了魏長青、鄭正鐸、吳作人、梁思成、林徽因、劉開渠等一大批當時中國最優秀的文史專家、建筑家、藝術家的智慧。
簡短的北京之行,讓我對北京有了初步的認識與了解。總體而言,北京人給我的印象:禮貌、樸素、友善,主人翁意識強烈,自覺維護首都形象,令人肅然起敬;而北京給我的印象:高貴、質樸、和諧、厚重,耐人咀嚼回味。
胡盈蘭,女,1965年生于蘭州。英語本科學歷,擅長英語,喜歡文學,于2014年開始文學創作。曾在《蘭州晚報》《蘭州日報》發表文章《蘭州瓜果》《慶陽刺繡》《仁壽山》;并于微信公眾平臺二月風文學社、陌上草根等發表文章《媽媽的針和線》《No.24》《你好,舊時光》《牽牛花》《饅頭里的哲學》《我的老師劉洤》《觸摸春天》《同學情》《再聚首》《慶陽香包》《媽媽的油布雨傘》《年味》《慶陽素描》《指縫里穿梭的美》《2017年,我丟失了一顆鉆石》《媽媽的葬禮》《寧“讓”三分不”搶“”一秒》《一毛錢的朋友》等。